<
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专题 本地 产经

专题

旗下栏目:

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赤峰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6:36
摘要: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6月16日,广西田阳县巴别中心小学,年轻教师围坐聊天。6月17日,广西田阳县巴别中心小学,年轻教师蒋程春给自己班的学
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

 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

6月16日,广西田阳县巴别中心小学,年轻教师围坐聊天。

 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

6月17日,广西田阳县巴别中心小学,年轻教师蒋程春给自己班的学生设立了零用钱存折。

 乡村教师迭代样本:把人引进来,让人留下来

6月17日,广西田阳县巴别中心小学新建的教学楼(右)和旧教学楼。A08-A09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【编者按】在我国,乡村教师紧缺是个严峻的问题。有调研显示,75.6%的受访者反映周边或家乡乡村学校教师资源严重紧缺;师范生“愿意去农村当教师”的仅有38%。

然而,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支撑和根基,若教师缺乏,乡村教育无疑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。对农村学龄儿童来说,乡村教师是他们看外部世界的眼睛和窗户,是他们心中知识和希望萌芽的播种人。对整个国家来说,乡村教师是九年义务教育最基层的执行者,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第一层“把关人”。

我们在本篇报道中,以广西大山深处的一所小学为样本,展示政府是如何通过多种渠道“筑巢引凤”的。“新鲜血液”的到来,给学校和孩子们带来了切实的改变。在这之后,又该如何让人留下来,让心留下来?这是个不能停止思索的命题。

对黄震和他72岁的父亲黄炳来说,广西大山深处的巴别乡中心小学是倒着生长的。

他们与这所学校的渊源可追溯到60年前。1959年,12岁的黄炳来巴小读书。当时的校舍用木头简单搭盖,用黄炳的话讲,与“牛栏马栏”无异。

四十多年过去,黄炳早已退休,黄震成了巴小现任校长,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。但学堂仿佛焕发了新生,不但更新了面貌,老师也越显朝气,甚至有外省的年轻老师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扎根。

黄震告诉新京报记者,近几年来,通过“特岗计划”、“农村小学全科教师定向培养计划”、“美丽中国”等或官方或民间的渠道,学校引进了许多年轻老师。

放眼广西乃至全国,同样的改变,也在无数农村中小学悄然发生。

学堂新貌

巴别乡难得热闹。

由广西百色市田阳县城向西南行40公里,穿过大朗山,眼前的河谷平原变换为西南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便进了巴别乡地界。

巴别是田阳县最偏远穷困的乡镇之一。由于石山遍布,耕地缺乏,又无地表河,除少数农户靠种植玉米维持生计外,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,年轻人陆续走出大山,外出务工,留下的尽是老人和孩子。

平日里,巴别乡中心小学(以下简称巴小)里传来的琅琅读书声和学生们下课后的追逐笑闹声,是乡里最显生气的响动。

6月16日下午,巴小校长黄震,正为两天后的新教学楼落成典礼而忙碌。

新教学楼由香港南南教育基金会捐资396万修建,今年3月就已投入使用。学生们好动,新楼墙面上好些地方沾上了手印、脚印。为了不让远道而来的客人看笑话,50岁的黄震提着桶白漆,用滚刷一点一点抹去墙上的污渍。

6月18日上午,一辆棕色小巴驶进乡里,在校门外停下,南南教育基金会主席、自治区及当地政府官员等十余人鱼贯经过校门。四年级的孩子们,穿着宝石蓝的壮族服饰,由“美丽中国”的支教老师蒋程春带队,用山歌迎接来宾。特岗老师马蛟,跑前跑后,当起了临时摄影师。

一行人穿过椰林道,左右两侧是2015年新落成的教师宿舍和幼儿园。行至少年宫前,特岗老师苏芮、巫李连带队的三年级学生打起了非洲鼓,小学全科教师黄美鹏负责的“麦秆花篮工作室”的学生们,正在展示当地特有的编织工艺,另有三两个学生伏案作水墨画。迎面,照片里上世纪八十年代砌起的三层校舍,已被崭新的五层教学楼取代,两侧是孩子们喜欢的叶子形廊窗。

教室里,黑板换成了镶嵌有教学电脑的白板,配有饮水机、风扇。早中晚,铃声一响,孩子们穿过塑胶跑道,就能到食堂领取免费餐食。学校内有电脑室、器乐室、科技室、阅览室,墙壁被老师们绘上了星辰、大海和风帆。

落成典礼很简单。系着红领巾的嘉宾们,和孩子一块儿参加了升旗仪式,黄震领着客人参观校舍。他的内心充满感激,“他们能够支持我们这么多,学生的学习环境和老师的工作环境都大大改变了。”

“超编又缺人”

和如今相比,陪伴黄震和父亲黄炳度过青春年华的巴小,可谓另一番情景。

黄炳成为这所小学的校长时,长子黄震只有八岁。“破破烂烂的,都是瓦房、石头。”这是年幼的黄震对巴小的初印象。当时的他一定没想到,自己未来也将与这里结缘。

1993年,从田东师范学校毕业的黄震回到大山,和父亲一样,成了名乡村教师。刚毕业时,每个月工资180块,不吃不喝攒两个月,才够买一辆凤凰牌自行车。

生活虽苦,但乡亲们对老师的尊重,让黄震感到这份职业的成就感。

每次有新老师来村里,村民们都会用马帮老师驮行李,全村人设宴款待。老师家访时,村民都热情地拿酒杀鸡招待。

但后来,黄震慢慢感到,乡村教师的地位开始下降。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村民去广东的工厂里打工,技术工种一个月能拿两三千块钱的工资,而当时老师的工资只有几百元,且增长缓慢。

不仅待遇低,而且压力大。

其时,田阳县几乎村村都有小学,学生人数少,班级规模小,为了开齐课程,教师一个人要带多门课程,“超编又缺人”的现象十分普遍。

黄震回忆,随着学龄儿童人数降低,加上人口流出,巴别乡各村小的规模进一步缩减。2001年,在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》后,为优化农村教育资源布局,降低办学成本,全国范围内拉开“撤点并校”的序幕。

此后,几乎每隔一两年,就会有一两所小学遭撤并,巴别乡13个行政村仅剩巴小和山坡小学两所。

2011年,黄震被调到巴小任校长,学校有学生约700人,13个教学班,老师56个,50岁以上的占三分之一。由于老教师陆续退休,加上乡村教师地位下降导致的人才流失,黄震首先感受到的是师资的紧缺。

田阳县教育局局长韦海溢说,最紧张的时候,体育、音乐、美术这样的副科没人上,只上语文和数学,临近退休的老教师都得教两三个班,逼不得已还得拆小班并作大班。

待遇低,压力大,在广西不少地方,教师职业遭遇冷落。当地一所中心学校校长曾和别人开玩笑:“对外面我从不说我是老师,说我是打麻将的。”

新鲜血液

从黄震调入巴小的2011年开始,僵局逐步打破。那一年,巴小分到了两名特岗教师。

2006年,教育部联合多部委启动了“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”,中央拨付经费,招募高校毕业生到西部学校任教,三年期满后考核合格的可转编。

广西在当年就加入了这项计划。广西教育厅教师工作处一位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和一般的教师公招相比,对特岗老师的专业要求会放宽些。

我也要发布 责任编辑:赤峰新闻网
全站连接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专题 | 本地 | 产经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www.zhjii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电脑版 | 移动版

如有侵权,请立即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!!!